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軟銀“割肉”,ofo“消失”,共享經濟敵在內部?

作者:品橙旅游

紅極一時的ofo小黃車“消失”了。從ofo官網、公眾號、App客戶端到公司辦公室和供應商,幾乎所有公開渠道都已經無法聯系到ofo公司。曾經遍地都是的ofo小黃車,如今在街上也已鮮見蹤影。牽一發而動全身,“風口已過”“集體漲價”“割韭菜”……共享經濟再次成為眾矢之的。

【品橙旅游】紅極一時的ofo小黃車“消失”了。從ofo官網、公眾號、App客戶端到公司辦公室和供應商,幾乎所有公開渠道都已經無法聯系到ofo公司。

近日有報道稱,ofo仿佛“人間蒸發”,用戶待退押金也依然遙遙無期。曾經遍地都是的ofo小黃車,如今在街上也已鮮見蹤影。

牽一發而動全身,“風口已過”“集體漲價”“割韭菜”……共享經濟再次成為眾矢之的。

gongxiang200806a

共享單車或重新三分天下

在共享單車的滾滾浪潮中,有成功崛起的,也有黯然倒下的;有后起直追的,還有被后浪拍死在沙灘上的。在ofo之前,悟空單車、3Vbike、町町單車、小鳴單車、酷騎單車、小藍單車等等,出局者的名單可以列出長長的一串。

截至8月1日的數據顯示,在ofo App上排隊等待退款的用戶有1667多萬。若只按99元最低押金金額計算,ofo待付的債務也已超過16億元。ofo不是第一個撐不下去的,當然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彼時拼盡全力對壘的摩拜和ofo,都曾努力地想要盈利,但均以失敗告終。在更龐大的資本力量入場之后,美團、阿里和滴滴成為全國共享單車行業大浪淘沙后剩下的玩家,而對應的黃、藍、綠也開啟了共享單車新一輪的“三色大戰”。

美團2019年財報扭虧為盈,部分源于共享單車虧損大幅收窄。2020年,共享單車成為其核心投資領域之一。

對于滴滴和美團這對老冤家來說,青桔單車和美團單車則是二者全方位“生態”競爭的另一個戰場,他們在車輛投放上的努力不亞于當時的“橙黃大戰”。

而目前市場占有率在50%以上的哈啰出行,正通過人事組織架構調整和業務融合進行保守的反擊。2019年是哈啰現金儲備最多的時候,他們借機探入美團的領地,發展出地圖、到家服務、車主服務、消費信貸和理財業務等服務類型,欲成為一個以出行為基礎的生活服務平臺。

想要擺脫共享單車的盈利難題,似乎最終還是要綜合生活服務的流量入口,承載越來越多的功能,這個趨勢也將重新定位兩輪出行的下半場戰役。

相比之下,把App變成返利網購平臺,公眾號變身營銷號的ofo,已成為明日“黃”花。

gongxiang200806b

受傷的愿景基金和心碎的孫正義

要論誰是被共享經濟拖累得最慘的冤大頭,非軟銀集團董事長兼社長孫正義莫屬。

軟銀旗下的愿景基金在共享出行、共享辦公和共享住宿等業務中投入了大量資金。但隨著市場環境惡化,軟銀2019財年(2019年4月1日到2020年3月31日)巨虧約126億美元,創下自1994年上市以來最大的年度虧損。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到來無疑是雪上加霜。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軟銀愿景基金,一個寄托了多少愿望和野心的符號,現在不僅自身面臨巨幅虧損,所投的多家公司也估值暴跌。

3月23日,軟銀披露了規模達4.5萬億日元(約合410億美元)的資產出售計劃,所籌集的資金中2萬億日元(約合180億美元)將用于回購股票,并償還債務、購買公司債券和增加存款。

此時的孫正義終于表露出悔意,稱軟銀本身受困于財務吃緊的狀況,又逢疫情拖累全球經濟,愿景基金投資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恐將破產。而他最后悔的可能還是踩中了WeWork這個“驚天巨雷”。WeWork上市失敗、資金鏈告急,以及OYO負面新聞纏身,讓投資者們對共享經濟頗有微詞。

品橙旅游查閱企查查數據發現,截至目前,軟銀已經聯合其他投資者,向OYO注資超過30億美元,并在2018年領投對OYO中國10億美元的融資。在全球業務經歷了一系列虧損、裁員和扯皮之后,8月3日,OYO終于合并了其非常重視的日本業務,并任命了一位新的首席執行官來領導合并后的實體。

要知道,軟銀投資的Uber也使其受損不小,手心手背都是肉,花錢容易,“割肉”難。

不過,軟銀最近宣布了近1000億美元的全新股票回購計劃,將在2021年7月底之前最多回購12.3%的自家股票,金額為1萬億日元(約合960億美元)。在此之前,軟銀已經通過股票回購計劃提振了今年的股價。

自3月份低點以來,軟銀股價已累計上漲近160%。鑒于其在股票回購和債務削減項目上執行迅速,銀行分析師仍然看好軟銀的風險回報前景。

gongxiang200806c

網約車江湖風云再起

隨著國內疫情逐漸穩定,最近幾個月,滴滴、美團和高德在出行方面的大小動作不斷,新一輪共享出行大戰一觸即發。

此前有傳言稱,美團、滴滴以及雙方的投資方已經就并購一事進行了接觸,投資人正在推動美團和滴滴的并購,美團有意收購滴滴,但滴滴希望獨立發展。

而后,美團加大了對用戶的補貼,用戶只要通過美團打車的專享入口打車,每一單可以獲得20%到30%的優惠。

雖然大家對補貼與價格戰已經見怪不怪,但這發生在收購傳聞期間,就很令人玩味了。

品橙旅游發現,早在5月,就有美團打車平臺的司機反映,其平臺抽成上漲了一倍。美團這樣做可能是因為毛利最多的到店、酒旅業務在疫情期間深受打擊,于是為了平衡各項業務收支,不得不臨時救急。況且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低抽成不可能永遠存在。

事實證明,在共享經濟領域,單打獨斗的業態往往會落敗。頗為吸睛的共享充電寶,一直以來都因收費亂象叢生和盈利模式單一而為人詬病,落得一地雞毛。曾經備受資本寵愛的共享辦公企業們也遭遇了折戟IPO、盈利模式存疑、回報周期長,甚至被資本拋棄的窘境。

目前,在國內市場中,恢復速度相對較快的共享出行和共享住宿的龍頭企業,背后都有互聯網巨頭、大量資本和全方位“生態”引流的綜合助力。若想站穩腳跟,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歸根到底,共享經濟最大的敵人還是自己,如果不能克服先天不足,找到真正可持續發展的道路,就永遠無法成為最好的自己。(品橙旅游 Cathy Liu)

【鄭重提醒】本文為品橙旅游獨家原創內容,如需轉載請加微信:Pc18611752735 獲取授權,并注明來源,否則視為侵權。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軟銀“割肉”,ofo“消失”,共享經濟敵在內部?

請登錄后發表評論

?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