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萬達“斷臂求生”:四個月“三連賣” 回血70億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除了部分項目自身運營不暢外,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正對萬達的影視、體育、商業等業務帶來嚴重沖擊。在萬達內部,一場“斷臂求生”的自救正在展開。

“世紀交易”后一度沉寂的萬達,正在遭遇近年來最大的一場危機。

7月30日早間,萬達酒店發布公告稱,公司已于7月24日收市后將位于芝加哥的房地產項目出售,價格為2.7億美元,產生收益約9400萬港元。至此,萬達已將海外房地產項目全部清空。

此前的7月20日,萬達將寶貝王早教業務賣掉,工商資料顯示的出售金額約為4.2億元。

今年3月,萬達將IRONMAN集團(世界鐵人公司)售出,售價7.3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51.59億元。

這三塊資產的出售,合計可回收現金約70億元。雖然無法與三年前“世紀交易”的規模相比,但這已是“世紀交易”后最大規模的資產出售。

分析人士認為,除了部分項目自身運營不暢外,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正對萬達的影視、體育、商業等業務帶來嚴重沖擊。在萬達內部,一場“斷臂求生”的自救正在展開。

連續出售三塊資產

美國芝加哥項目收購于2014年,地處芝加哥市核心地段,規劃總建筑面積約為17.6萬平方米,地理位置十分優越。按照規劃,將建設成一座高361米、101層的五星酒店(預計建造超過200套客房)及高檔公寓項目,成為芝加哥第三高建筑和城市新地標。

盡管項目已于2015年9月啟動預售,但在2017年,萬達遭遇資金鏈吃緊,并開始出售旗下項目。當年7月,萬達將77個酒店以199.06億元的價格轉讓給富力,將13個文旅項目91%股權以438.44億元的價格轉讓給融創。這也被稱為“世紀交易”。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于當年表示,“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我們決定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p>

在這一指導思想下,萬達開始出售海外房地產項目。從2016年末開始,萬達陸續將馬德里、倫敦、悉尼、黃金海岸等地的項目進行出售。據媒體報道,位于加州的比弗利山莊項目也于2018年底被出售。

在芝加哥項目被出售后,曾經如火如荼的萬達海外地產投資正式宣告落幕。

早前被出售的寶貝王早教,隸屬于萬達文化旗下的寶貝王品牌。萬達寶貝王于2014年8月正式對外發布,旗下共有三大業務板塊,包括樂園、早教和IP,分別對應萬達寶貝王樂園、萬達寶貝王早教和兒童文化發展公司。此次被出售的業務為寶貝王早教。

據萬達集團披露的財務數據,2018年寶貝王公司收入20.8億元,同比增長44.3%;開業寶貝王樂園69家、早教50家,年客流1.99億人次,同比增長36%。按照萬達官網的最新信息,萬達寶貝王不僅是中國知名品牌,而且已成為萬達新的支柱產業。但近年來,寶貝王啟動輕資產轉型,旗下重資產業務被出售的傳聞時有出現。

世界鐵人公司由萬達在2015年收購,金額為6.5億美元,公司的業務涉及眾多全球大眾參與型的體育項目,包括鐵人三項、跑步、越野跑、自行車和山地自行車等。

這是萬達體育最核心的業務之一。萬達體育同樣隸屬于萬達文化集團,由三塊主要業務組成,分別是:大眾參與性運動業務、觀賞性運動業務和數字媒體業務,分別對應三家公司:世界鐵人公司、盈方體育集團和萬達體育中國公司。

年報顯示,雖然世界鐵人公司主導的大眾型體育業務同比增長7.6%,但在2019年,萬達體育營收10.3億歐元,同比下降9%;毛利潤3.44億歐元,同比下降6%;凈虧損2.74億歐元。

多項業務受挫

雖然這三筆出售的邏輯都有跡可循,但在近幾個月間集中發生,仍被認為并非巧合。

財經評論員嚴躍進表示,疫情對商業、文旅、影視等行業帶來重大影響,這恰好是萬達的幾項重要核心業務。與傳統的房地產業務不同,這些業務具有周期長、利潤率低的特點,且更多依靠運營來獲得現金流。因此,即便疫情得到控制,其也將面臨較長的恢復期。相比之下,通過出售項目來回籠資金,是更為直接有效的選擇。

在萬達旗下的四大業務集團(商管、文化、地產、投資)中,包含影視、體育、寶貝王、文旅等業務的文化集團,受挫最為嚴重。

以此次被出售的寶貝王早教為例,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自今年2月起,萬達在全國的寶貝王早教和寶貝王樂園一度全部處于關店狀態,至今仍未完全開業。

萬達體育自2019年7月登陸納斯達克之后,業績就處于虧損狀態。由于債務規模過重,萬達體育CEO廖紅暉曾表示,“萬達體育將重點減少債務,提高整個萬達體育的協作水平,充分利用輕資產商業模式和健康的運營現金流?!?/p>

但受全球疫情影響,目前全球體育賽事基本處于停滯狀態,除鐵人公司受到重創外,萬達體育另一個核心收入來源盈方公司擁有上百個體育賽事版權代理協議,同樣不容樂觀。有媒體于今年3月報道稱,盈方中國團隊收到大面積裁員通知,在保留個別員工的同時,其他員工可能遭遇辭退或被整合到其他業務條線。

萬達電影受到的影響更是肉眼可見。由于電影行業一度降至冰點,今年一季度,萬達電影由去年同期的盈利4.26億元變為虧損6億元。萬達電影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預計上半年凈利潤虧損15億-16億元。

另一個業務集團萬達商管,同樣遭遇重創。由于疫情期間對商戶實施了減租行為,加之疫情對客流量的影響,萬達商管的收入受到影響,債務壓力則有所加大。

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20年4月15日,萬達商管將于1年和1-2年內到期的公開債券分別為436.94億元和258.66億元。而截至2019年末,萬達商管未受限貨幣資金657.67億元。

嚴躍進指出,萬達的地產業務貢獻的現金流相對不大,難以對其他業務線形成有效的支撐。因此,除了加快融資步伐外,出售項目是解決問題最快的辦法。根據易居克而瑞的統計,2019年萬達地產的權益銷售額為430.8億元,排名全國房企第60位。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以來,萬達商管通過發行公募債和中期票據,已經募得超200億資金。但其他業務條線的融資額度相對有限。

嚴躍進還認為,萬達正在遭遇近幾年的最大危機。目前來看,雖然國內疫情已接近完全恢復,但公司旗下業務何時能恢復正常,仍然存在較大疑問,尤其是體育賽事的恢復周期可能更長。因此,預計今年公司各項業務的業績都將承受較大壓力,若情況未能好轉,甚至不排除萬達繼續出售資產的可能。(原題《四個月“三連賣” 回血70億 萬達“斷臂求生”》張敏)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萬達“斷臂求生”:四個月“三連賣” 回血70億

請登錄后發表評論

?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任二